請輸入關鍵字!
2019-06-28   星期五   農歷五月廿六   
徐竹初的偶人世界
來源: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作者: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創建時間:2018-03-21 09:12:00

圖1 “匠心傳承——徐竹初、徐強父子木偶藝術展”現場

圖2 “匠心傳承——徐竹初、徐強父子木偶藝術展”現場

2018年2月6日,“匠心傳承——徐竹初、徐強父子木偶藝術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開幕。該展覽主要展出了徐竹初、徐強父子創作的大量經典木偶雕刻作品,總計300余件(組)。這些展品形象豐富多樣,表情細膩傳神,彩繪用色大膽,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體現出傳統木偶與漳州民間文化的深度融合,同時,也較為全面地展示了徐氏木偶雕刻的技藝特點、藝術風格和匠心傳承。

圖3 傳統布袋木偶戲臺

漳州木偶頭雕刻是木偶戲道具制作中的一門特殊技藝,是我國民間工藝美術中極富特色的藝術瑰寶,主要分布在福建省漳州市、廈門市及周邊地區。漳州木偶的整體造型包括頭、四肢、服裝、冠盔等,木偶頭雕刻僅指頭部造型。作為戲曲舞臺人物頭像的雕刻,非常注重人物性格特征的刻畫,夸張的造型、豐富的表情、類型化的處理方式,是漳州木偶頭雕刻的普遍特征。這一雕刻技藝歷來師徒相承,且以家族祖傳方式為主。2006年,漳州木偶頭雕刻入選我國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7年,徐竹初被評為該項目的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

圖4 布袋木偶作品《穆桂英》

徐竹初,1938年出生,福建漳州人,國家一級美術師,是徐氏木偶頭雕刻第六代傳人。幾十年來,徐竹初汲取眾家木偶雕刻之長,將傳統漳州木偶布袋戲中的一百余種木偶造型發展至如今的幾百種。下面,讓我們一起來感受漳州木偶雕刻藝術的無限魅力,共同走進徐竹初的偶人世界。

一、刻苦學藝 傳承家學

圖5 家傳木偶頭雕刻作品

徐家是木偶雕刻世家,其祖輩即以雕刻、經營佛像和木偶為生。早在清朝嘉慶年間,徐竹初的先祖徐梓清(1768-1858)就在漳州開設了一家名為“成成是”的木雕店鋪,后歷經徐和、徐駱駝、徐啟章、徐年松(1911-2004),直到第六代徐竹初,以及第七代徐竹初之子徐強。其中,徐年松的木偶雕刻相對寫實,技藝高超,名重一時,和泉州的木偶大師江加走并稱“南江北徐”。可以說,徐竹初是聽著刻刀在樟木上滑動的聲音長大的。

圖6 木偶頭雕刻作品《童子》《書童》

圖7 徐氏祖孫三代,中間為徐竹初(來源:中國美術館官方網站)

徐竹初十歲出頭開始學習木偶雕刻,他的本領全靠一點一滴從父親那里刻苦學來。他經常挑燈夜戰,家中的坯木被他的刻刀削滅殆盡。因為學得入神,頭發曾被燈火烤焦。技藝尚不嫻熟時常常會滑刀,鮮血把一個個木偶頭染成了“關公”。看戲、聽書、逛廟,看古書、畫冊、戲曲臉譜,都能令他入迷。看的聽的多了,腦海里形象的種子就多了,創作也就自由了,這些為他日后塑造栩栩如生的木偶形象提供了生活源泉。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數年的艱苦努力,徐竹初已能自己獨立刻制木偶了。到了十五六歲時,已經在全國小有名氣。

圖8 木偶頭雕刻作品《福神》

1955年,徐竹初的作品榮獲“全國少年兒童科學技術和工藝作品展覽”特等獎,這一獲獎經歷讓徐竹初一舉成名,有關部門還為他拍攝了專題片《少年雕刻家徐竹初》。中學畢業那年,徐竹初迎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中央美院要破格錄取他。正當此時,徐竹初的母親去世了,加上家中貧困,原本可以破格就讀中央美院的徐竹初聽從父親的意愿,進入漳州工藝美術社工作。

圖9 徐竹初正在制作木偶頭(來源:中國美術館官方網站)

徐竹初潛心學習木偶雕刻,肯于鉆研,悟性又高,他的雕刻技藝日臻成熟。后來,徐竹初進入漳州市木偶劇團,成為專業的木偶雕刻藝人,這一干,就將近半個世紀。

圖10 提線木偶作品《四大將》

圖11 布袋木偶作品《關羽》

從藝幾十年來,徐竹初始終致力于對木偶雕刻藝術的研究和創作,把自己對生活的感受和體驗、對形象的理解和情感灌注到作品中,賦予它們鮮明的個性特征,使他刀下的木偶充滿了生命感。他的木偶作品曾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展出,還曾多次作為國禮贈送國際友人,被譽為“活的文物”“東方藝術珍品”“中華一絕”。

圖12 木偶頭作品《八家將》

二、造型百態 以形寫神

漳州布袋木偶戲屬于“北派”木偶戲,徐竹初的木偶雕刻也呈現“北派”風格,強調戲劇的表情化與性格化,注重內在神情性格的表現,突出“以形寫神”。因此在落刀前,他總要細細研究,認真揣摩所刻畫人物的身世、身份、性格、好惡,思考成熟才下刀,故其刀法有力,形神兼備,韻味十足。除以福建“北派”布袋木偶為主外,徐竹初的作品還兼及提線木偶、鐵枝木偶,表情豐富細膩,衣飾精致嚴謹。

圖13 木偶制作過程:細刻(來源:中國美術館官方網站)

圖14 徐竹初正在制作木偶頭(來源:網絡)

徐竹初的作品采用的是傳統的制作材料和工序,木頭用樟木,上色用傳統礦物質顏料,每一件作品都嚴格按照祖傳工序制作。一件作品通常需要十幾道工序,從材料、工具到雕刻、糊裱,再到最后的彩繪,一絲不茍,被譽為“小器大作”的典范。對于人物角色的表現,能夠兼顧舞臺表演和審美欣賞的雙重需求,張弛有度、惟妙惟肖。

圖15 布袋木偶作品《曹操》

圖16 布袋木偶作品《陳元光》

圖17 鐵枝木偶作品

圖18 提線木偶作品《小沙彌》

徐竹初不僅繼承了祖輩優秀的雕刻手法,并能創新發展,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他能夠將傳統戲曲、民間故事、佛道教造像等元素融為一體,比如,他設計的戲曲人物造型多達六百多種,生、旦、凈、末、丑各行當齊全,其中既有傳統名劇的名角,又有神話傳說中的神仙、魔怪等形象,個個臉譜不同,率真、精致、優美,神態各異,生動傳神。

三、不忘初心 匠心傳承

圖19 徐強,徐氏木偶雕刻第七代傳人

圖20 徐強布袋木偶作品《美猴王》

徐竹初的兒子徐強是徐氏木偶雕刻的第七代傳人,是福建省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漳州市布袋木偶傳承保護中心木偶雕刻設計師,也是“竹初木偶藝術館”館長。徐強6歲開始隨父親學習傳統木偶雕刻及制作工藝,從事木偶創作也有40余年。他不僅繼承了父親徐竹初木偶雕刻藝術“以形寫神”的精髓,還在與國內外木偶同行的交流中博采眾長,發展出裝飾性強、更具藝術沖擊力的新造型。

圖21 徐強木偶頭雕刻作品

圖22 徐竹初(圖右)正在指導年輕人雕刻木偶頭

徐竹初父子一直的心愿就是想多培養一些學生。盡管木偶雕刻承載著世界無數驚嘆的目光,但民間藝術的生命力從來都是頑強而又脆弱的。要學的精,就要有耐心和恒心,要耐得住寂寞,祛除浮躁的心態,抵制外界的誘惑,要深入領會其中的奧妙。但是現在愿意踏下心去學的年輕人畢竟少,僅僅學到皮毛,真正能傳承藝術精髓的更是少之又少。不過,徐竹初父子并未灰心,依舊堅持鉆研木偶雕刻藝術,堅持帶年輕人,希望把這門傳統藝術一直發揚傳承下去。

編輯:杜麗麗
双色球红球第5位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