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關鍵字!
2019-11-14   星期四   農歷十月十八   
劉蘭芳的藝術貢獻及《岳飛傳》的成功經驗
——祝賀劉蘭芳從藝60周年及其北京評書《岳飛傳》首演播出40周年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吳文科 創建時間: 2019.06.27 10:46:00

劉蘭芳在其從藝60周年暨《岳飛傳》播出40周年專場演出現場表演精彩節目(攝影:趙志偉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之藝術,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代表性藝術家。回眸并檢視當代中國的文藝史包括曲藝史,可以認為,劉蘭芳作為新中國培養起來的一代曲藝大家,堪稱我們這個偉大時代杰出文藝家的重要代表之一。她不僅以其精湛的北京評書表演藝術,極大地拓展了北京評書的傳播空間;而且以她對于北京評書藝術傳統的傳揚成就,空前地提升了北京評書的藝術影響;同時,她以其對北京評書乃至整個曲藝事業和文藝事業的綜合貢獻,有力地推進了當代曲藝乃至整個文藝的發展境界。從而奠定了她作為曲藝藝術家和文藝活動家的雙重地位。

2018年,劉蘭芳在張家口市張北縣小二臺鎮表演評書《康熙買馬》(攝影:趙志偉

熟悉劉蘭芳的人都知道,她早年學習和表演東北大鼓,后來才轉向北京評書表演。伴隨著藝術上的不斷成熟和進步,她所活動的范圍及所肩負的責任,也一同隨之擴大和加重。她曾先后擔任遼寧省鞍山市曲藝團的團長及鞍山市文化局的副局長,中國曲藝家協會的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主席,以及中國文聯副主席等職。退休之后,被推舉為中國曲協名譽主席和中國文聯榮譽委員,又被推選認定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保護項目北京評書的“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從藝60年來,雖然工作環境和社會責任不斷有所變化,但她對北京評書的藝術執著與對曲藝舞臺的眷戀堅守,始終沒有變化。正因如此,她在60年的藝術生涯中,總共說演了100余部北京評書節目。其中的中長篇節目,計達66部之多,平均每年新推1部以上;篇幅最長的為200回,篇幅較短的也有20回。包括代表作《岳飛傳》及《楊家將》《呼家將》《包公巧斷螃蟹三》《三打烏龍鎮》《趙匡胤演義》《努爾哈赤》《劉金定大戰南唐》《小將岳云》《混世魔王程咬金》《花果山傳奇》《白牡丹行動》和《抗日英雄楊靖宇》《陳毅》《彭大將軍》《中國母親風采》(系列)、《中國好人頌》(系列)等等。一方面大大豐富了北京評書的藝術家底,另一方面持續滿足了廣大聽眾的欣賞需求。

劉蘭芳

尤為可貴的是,這些節目大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其中由她和夫君王印權先生合作整理改編、由她說演錄播的代表作《岳飛傳》的走紅,更是創造了北京評書發展史上的傳播奇跡。并用不爭的傳播業績,證明了其所具有的超越時空、百聽不厭的經典價值與不朽品格。正如一份權威資料所統計,自1979年以來的40年間,劉蘭芳說演的這部《岳飛傳》,總共有774個電臺或頻道播出。有的電臺還多次播出,總數計達1259次,覆蓋全國90%以上的地區。其中省級電臺或頻道36個,合計播出52次;省會電臺或頻道30個,合計播出42次;直轄市所屬電臺或頻道20個,合計播出33次;地市級電臺或頻道609個,合計播出981次;縣級電臺或頻道79個,合計播出151次。

某種程度上說,這份演播統計資料,是對劉蘭芳《岳飛傳》說演藝術及其水平的最好鑒定與最硬證明。劉蘭芳對于北京評書表演藝術的豐富和發展,也因她那獨有的女聲特點和聲韻美感,為業界所公認。高亢明亮、舒展大方、激情洋溢、豪邁清麗,是她北京評書表演風格的主要表征。也使她的北京評書表演藝術,與同時代的同行相比,特色別具而獨樹一幟。既善于整理改編傳統節目進行演出,又擅長創作編演現實題材節目,使得她在北京評書藝術傳統的繼承與發展創新之間左右逢源、游刃有余、相互促進、相得益彰。

2019年,是劉蘭芳從事曲藝工作60周年,也是其北京評書《岳飛傳》首演播出40周年。值此之際梳理和總結她的藝術貢獻,同時表達我們的感佩與敬重之情,十分重要;對她的成名作也是代表作的《岳飛傳》之成功經驗進行發掘和整理,也很必要。通過梳理總結其中的有益經驗以開示和啟迪當今北京評書乃至整個曲藝和文藝的健康持續發展,尤其具有意義。

劉蘭芳在馬街書會表演

歷史地看,《岳飛傳》的成功,有主觀和客觀兩個方面的因素。客觀方面,簡單地說,就是應和了天時、地利、人和;主觀方面,通俗地講,就是葆有情懷、價值、追求。

客觀方面的所謂“天時”,是指《岳飛傳》的推出,迅捷地抓住了撥亂反正的歷史機遇,切合了整個社會渴望傳統文化復蘇回歸的急切期盼;所謂“地利”,是說《岳飛傳》的編演,借助了當年北京評書藝術傳播的最先進媒介,搭上了可使“一朝成名天下知”的廣播電臺這趟時代快車;所謂“人和”,是說《岳飛傳》的演播,回應了因十年浩劫的阻斷而在精神文化消費方面嗷嗷待哺的廣大聽眾對于北京評書欣賞的熱切要求。特別是《岳飛傳》所表現的愛國主義情懷以及“奸佞當道,忠良遭陷”的情節內容,很容易使當時的人們聯想到十年浩劫期間大批的開國元勛和革命老干部慘遭迫害而人妖顛倒、是非不分的時代悲劇,從而更加引發人們內心深處的情感共鳴,收到格外強烈的社會效果。

主觀方面的所謂“情懷”,是指編演者劉蘭芳及其夫君王印權并未由于現實的阻斷而放棄對于北京評書的藝術砥礪,而是私底下時刻都在有所準備。這種姿態,樸素地說就是熱愛北京評書藝術并堅持不懈地學習掌握其編演技能,拔高點說就是對傳統曲藝包括北京評書藝術具有非常堅定的文化自信,相信終有一天,北京評書及其傳統節目可以得到解放并為廣大聽眾所喜愛。所謂“價值”,是指“禁錮”解除之后,之所以首先選取《岳飛傳》作為他們打響的“第一槍”,還有著題材選用、形象塑造和主題立意上的特殊考量與確定。那就是:聚焦國家、民族和歷史的大事件,塑造勇武、忠誠和奉獻的大英雄,表現愛國、堅貞和不屈的大主題。換句話說,就是致敬歷史、禮贊先賢、謳歌英雄。所謂“追求”,就是將個人的藝術創演趨向和人民的情感表達立場,有機結合并高度統一起來,通過“古事今說,遠事近說,虛事實說,假事真說”的審美處理,在歷史與現實、生活與藝術、理想與追求之間,架設心靈的天線、樹立精神的旗幟、鋪就溝通的橋梁。

這種由時機把握、到題材選取、再到主題立意、又到形象塑造的情懷驅動、價值確立和藝術追求,無不表明:“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把人民的需要作為北京評書創演的根本價值追求,是劉蘭芳及其《岳飛傳》得以成功的思想前提;通過說演“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北京評書節目,“為歷史存正氣,為世人弘美德,為自身留清名”,是劉蘭芳及其《岳飛傳》所以成功的必然邏輯;而將中華民族最為可貴的愛國主義精神和至為深摯的家國情懷作為北京評書創演的核心感召力加以確認,通過禮贊英雄來引導社會及聽眾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是劉蘭芳及其《岳飛傳》必定成功的根本所在;為此而精心結構情節、用心塑造人物、悉心打磨語言、專心敘述表演,是劉蘭芳及其《岳飛傳》終獲成功的不二法門。這是劉蘭芳及其《岳飛傳》取得成功的有益經驗,也是劉蘭芳及其《岳飛傳》留給同行及后來者的寶貴財富與珍貴啟迪,值得我們在祝賀劉蘭芳從藝60周年紀念北京評書《岳飛傳》首演播出40周年的重要時刻回顧總結。

(作者系中國曲協副主席、中國說唱文藝學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藝術研究院曲藝研究所所長)

編輯:黃薇
双色球红球第5位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