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關鍵字!
2019-12-15   星期日   農歷冬月二十   
投資鄉愁,再造一個中國人的生活家園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韓子勇 創建時間: 2019.12.06 19:03:00

人的行為和活動,圍繞人的需求展開。人的需求,無非是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滿足這兩種基本需求,就變成了經濟領域和文化領域。這兩個領域,是相互轉化的。過去研究經濟,從生理角度、經濟角度比較多。應該跳出經濟看經濟,更多地從人、從心理需求發力。

那么,當下中國人的心理需求焦點在哪里?

習近平總書記說:“讓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這句話點出了中國人心理需求的焦點。這不僅是講生態文明、環境保護、綠色發展,也不僅是講農業、農村、農民工作,也是在講文化、講家園、講旅游,講一種生活方式和發展模式。

何謂“鄉愁”?鄉愁就是思鄉之愁。鄉愁日熾,心理需求日熾,甚至會成為心病。項羽在四面楚歌中,被鄉愁擊中,被心病打敗。傳統社會的入仕者,也叫宦游人,居廟堂之高,最終的幸福是告老還鄉,榮歸故里,含飴弄孫。販夫走卒,出門在外,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日日思念的是桑梓之地。“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即使在今天,為國捐軀的卒伍,馬革裹尸也要身葬故里。在傳統社會,鄉愁是游子、是離開故土的漂泊者特有的情緒。這種情緒在游牧生活、漁獵生活中也普遍存在,但無疑在安土重遷的農耕民族中最為綿長濃烈。可以說,一部中國古代文學,始終浸染著揮之不去的濃濃鄉愁。

中國人鄉愁最濃。中國是世界最典型、最廣大的原住民社會,有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壯觀漫長、最為復雜精致、最為成熟精彩的鄉村文明、鄉村社會和鄉土經驗。我們古老的傳統文化、精神家園,就是在鄉村孕育、發展、定型的。鄉村于我們,不僅是出生地、安身處、相依為命的自然空間,在血親家族、宗法社會中,它還是父母之邦、祖先之地、心靈的歸宿。最為漫長、精致、龐大的農耕文明,滋養出中國社會中最濃厚的鄉土觀念、鄉愁情緒。但總體上,在漫長的傳統社會中,彌漫和飄散著的鄉愁,和今天相比,仍是零散的、偶發的、有限的。

最后的鄉愁。工業化、城市化,工業社會、城市社會,其生產生活的性質和面貌,與鄉村、農業生產、農村社會有很大差異。工業化、城市化、生產生活的巨大變遷,中國改革開放40余年迅速增長的現代性,使中國的社會結構、生產生活、社會關系、精神心理發生巨大變遷,但這種變遷,并不能使我們與過去一刀兩斷。我們有一個長長的、巨大的背影,這身影橫貫中華五千年,覆蓋神州遼闊的大地。人們常說:人是思考的動物、人是制造工具的動物、人是具有主體意識的動物。其實,人是記憶的動物。這記憶,是個人記憶、家族記憶、集體記憶,甚至是深藏的“本我”、是一個民族潛意識的“黑洞”。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前夜,在生產生活方式發生巨大變遷的今天,我們整體地處在與傳統社會依依惜別的十字路口。如果說,上世紀80年代伴隨著思想解放中的“文化尋根熱”,僅僅是那個時期現代化起跑時的“預熱”,那么在今天社會上雖少有討論,但默默之中,更加喚醒的是深深沉浸其間的往昔時光,這真使人百感交集、綿密濃稠竟不能語。如果說,在傳統社會,中國人是鄉愁最濃的一群,那么今天站在告別之地,中國人無形的鄉愁正一瀉千里,成為普遍的民族心理。而且,今天的鄉愁更具有整體性、根本性和強烈的持續性。

深入分析人的生理和心理狀態:即人的需求、愿望和幸福,就能為經濟生產和文化創造找到方向。在“鄉愁”這個關鍵詞的發問之下,可以有經濟、文化、生活方式、社會結構等許多方面的思考。我以為,鄉愁是可以投資的。投資鄉愁,就是滿足人的心理需求;投資鄉愁,就是抓住了今天社會需求的短板、弱項和洼地。民生問題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心理問題。從心理需求入手,可以撬動經濟和文化兩個方面的發展。

鄉村是我們的老家、我們的根與魂、我們的出發地、我們的傳統。“禮失而求諸野”,但鄉村在今天正逐漸變為故鄉,我們不能重走西方“失樂園”老路,不能把鄉村僅僅看成生產單位、經濟領域、三農問題。2020年是扶貧攻堅、全面決勝小康目標收官之年。全面小康之后怎么辦?我以為,應該抓住這個最大、最普遍、最持久的社會心理需求,從城鄉融合、城鄉共治共享共有,從具有中國特色的生活方式、再造一個中國人家園的角度,抓住“鄉愁”這個心理需求的焦點、爆發點,闖出一條振興鄉村的新路。

人,詩意地棲居。人是自然之子,從自然中來。人又是社會之子,被社會發展規律所塑造。人的體質和心理上的進化,趕不上社會和技術的進步。比如我們感知能力、腦容量和處理模式的進化,就無法處理今天海量的信息,因此有了電腦,甚至有為人腦接入芯片的奇想。比如我們肢體反應速率的進化,趕不上現代精密生產的需求,就需要人工智能、機器人來彌補。現代城市生活的快節奏、競爭性、流動性、易變性等,給我們帶來不適、不確定感和莫名的焦慮。特別是焦慮——“焦慮”這個詞,始終和日益增長的現代性連在一起。為什么會這樣?是人自身的進化速度趕不上社會和技術的進步速度。人的進化以萬年、十萬年為單位,而現代社會的進步以百年、十年甚至幾年為單位,這就拉開了越來越大的距離。我們在體質上,還是采集人、農業人,但是身體進入工業社會、后工業社會、信息社會。因此常常感到,鄉村是那么親切,那里的時間、空間和生活內容,似乎也更為人性、更適應我們的體質、心理和感官世界。人類的進步是一次性走過,誰也無法開歷史的倒車。但有一種補償,這就是文化和旅游,文化和旅游是在一個更大的時空尺度的漫游,甚至是脫序、移情和閑逛。因此,我們總是在大自然中、在鄉村里得到安慰、喘息、平衡,面對文明古跡、壯麗山河、故鄉土地和遠逝的親人,我們似乎得到修復、啟發和靈感,被重新喚醒、注入能量、滿血復活。現代性越是日益強大,越是需要一種機制,平衡現代社會帶來的傾斜和暈眩。從舊石器時代游蕩的人,到農業文明聚落里的人,再到工業化、信息社會、城市里的人,始終存在一種平衡和補償,尋找這種平衡和補償,應該把目光投向鄉村,投向鄉愁。

從設施環境的改善和文化、旅游、休閑、養老、新的生活方式的構建等多個方面,投資鄉村。投資的效率、效益和需求的規模、深度是正相關的關系。比如在基礎設施方面,目前,鄉村的通達性已經比較好,但鄉鎮內部的上下水、通氣、垃圾處理、信息設施、醫療等,是短板中的短板。再比如,在文化方面,存在一些超前治理、無效治理、過度治理,鄉村社會所承載的自治功能、傳統文化的傳承功能被窒息。人是心和理的復雜集合體,有強烈的文化認同、情感認同。有時,科學理性和心靈情感時常是沖突的。在現階段,不能指望人人都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無神論者,不能把民間信仰和相關民俗活動簡單歸類成迷信。特別是大量的優秀民間文化,是附著在民俗、民間信仰上的。我們在少數民族地區,由于寬容的民族政策,這一塊的管理比較靈活、有效。但在漢族地區,多多少少存在過度治理的問題。孟蘭盆節消失了,一些青年人就過西方的萬圣節。民間信仰的真空,總有別的什么信仰來填補。要相信學校教育的科學滋養,但不能指望它能解決人類復雜的精神心理的全部問題,而且也要相信受過現代學校教育的人,會把這兩者分開、分類運用、并行不悖。

由以上分析,我建議:可以在大城市周邊、歷史文化名村名鎮、特色小鎮、非物質文化遺產生態保護區、文明遺產地、國家文化主題公園沿線,區域文化、特色文化、民族文化富集區和自然環境比較好的地方,先行一步,梳理基礎設施上的短板,加大投入力度。在資金上,除了國家對鄉村內部基礎設施加大投入力度外,要制定專門政策,吸引社會資本流向鄉村,推動鄉村的共建共享共有。同時,改善鄉村文化治理,注入和恢復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功能,推動藝術介入鄉村、文化介入鄉村,創意設計進入鄉村,重點發展養老、鄉村民宿、休閑旅游、農業觀光、研學體驗等內容,使鄉村生活再次成為中國人、特別是日漸富裕的城里人的一種生活方式,再造一個優秀傳統文化濃郁、生活起居現代、人性人情舒展的中國人的鄉村家園。

編輯:鄧雪晨
双色球红球第5位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