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關鍵字!
2019-12-08   星期日   農歷冬月十三   大雪 大雪
在南豐見識曾鞏和儺舞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王晉軍 創建時間:2019-11-12 09:10:00

收獲的九月,走進紅土地江西撫州南豐采風。下車伊始,亮開鏡頭,相由心生,境由心轉。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靈,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鞏故里。恰逢曾鞏誕辰千年之際,百姓以各種形式紀念這位“曾子文章眾無有,水之江漢星之斗”(王安石語)的北宋中期文豪。曾鞏謂臨川才子的佼佼者,江右文宗的領軍人物,聲名之巨如雷貫耳。曾鞏文正,以文章位列唐宋古文八大家,赤子之心,為人正直,名士風采,后世景仰。以至于千年之后,他僅百字手書的《局事帖》,競拍出了二點零七億元的天價。他的成就雖不及韓、柳、歐、蘇,但亦影響深遠,《宋史》本傳曰:“曾鞏立言于歐陽修、王安石間,紆徐而不煩,簡奧而不晦,卓然自成一家,可謂難矣。”

南豐圍繞唱響“五個千年文化”品牌,在曾鞏文化研究與挖掘方面取得豐富成果。他們成立了江西省歷史學會曾鞏文化研究專業委員會,修繕了曾鞏古墓、曾鞏古祠、秋雨名家等文物古跡,出版發行了“曾鞏文化叢書”,從曾鞏的生平事跡、年譜、散文、詩歌、家族、仕歷等方面,全方位展示了曾鞏的整體形象,將曾鞏文化、曾鞏文脈和曾鞏精神融入社會生活。將曾鞏文化元素與生態旅游有機融合,投資兩億元著力打造了曾鞏文化園、曾鞏紀念館等一批曾鞏文化傳承載體,其中,曾鞏廣場、曾氏大宗祠、曾氏名人雕塑園、秋雨名家、民俗文化村等一批文化活動場所成了網紅打卡地,受到游客的青睞。

曾鞏文學成就突出,與歐陽修等人一起為故國詩文革新運動作出杰出貢獻。其文“古雅、平正、沖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符號人物,也是江西文化名人的杰出代表。曾鞏的詩文,對家鄉有大量的描寫和歌頌,他的詩文中多次提及家鄉南源、石仙巖等地,此次我都一一虔誠瞻仰。曾鞏還創辦了撫州第一家書院——興魯書院,并親自定學規、執教席,推動撫州學風,培育優秀人才。在南豐古城內徜徉,仍隨處可見曾氏家族的印跡,紀念曾鞏的“文定巷”穿插其間。城內還坐落著曾氏祠堂,這棟位于南豐古城上水關以北約三十米處的祠堂,大門向東,建筑坐北朝南,前院兩進天井三進廳堂,占地五百多平方米。門楣牌匾上的“秋雨名家”字樣,無聲地訴說著這棟建筑過往的榮耀與輝煌。

走過打磨錚亮的石板小徑,斑駁的窗欞仿佛依然能映出宋時文豪光彩。曾鞏生前與身后,都不曾以詩見稱,但他一生作詩不少,有些詩中還抒發了不見于文的思想和情感。“斗食尺衣皆北輸”“胡騎日肥妖氣粗”,這是對北宋朝廷刮民髓赍盜糧茍安政策的生動概括與嘲諷。剝奪百姓衣食,養肥入侵軍馬,這是十分令人痛心的事!曾鞏循循儒者,于此也不能不慨乎言之。還有《追租》一詩:“今歲九夏旱,赤日萬里灼”“饑羸乞分寸,斯須死笞縛”“忍令瘡痍內,每肆誅求虐”,描述天旱民饑,而官方不恤,曾鞏在此為民請命,流露出真切憐憫“憂天下之憂”的文人情感。

來到南豐的次日上午,我們來到一處風景秀麗的地方,拱形石柱門上鐫刻著“國禮園”三個隸書大字,放眼望去,后面是連片不絕的橘園。天下貢橘在南豐。“蘇世獨立,橫而不流。”蜜橘鐘情這片山河土地,奉獻了味蕾上妙不可言的甘美綿甜。金燦燦的吉祥果實有著頑強的生命力,世代相望,生生不息。春去秋來,橘都百姓把橘樹種遍南豐田園山間、綠野平原,直到新中國成立后,這小小金橘被當作禮物饋贈給外國朋友,“中國蜜橘之鄉”馳名中外。

正是在此地,“國禮園”門前廣場,我見識了遺落在南豐民間的信仰密碼、神秘古老的千載非遺——南豐儺舞。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儺是歷史悠久的一種具有宗教性和藝術性的社會文化現象。南豐儺舞有“中國古代民間舞蹈活化石”之稱。因其表演形式只有肢體動作,又被稱為“啞儺”,伴奏也是最原始的鼓和鑼。“戴上面具是神,摘下面具是人。”南豐儺舞老藝人告訴我,南豐儺舞很接地氣,百村有,千人跳,有成百上千的面具,許多村莊都有整套儺儀,儺舞跳起來動作夸張、神秘古樸、粗獷渾厚。

老藝人還說,宋代是南豐儺的發展時期,宋室樂藝伎和流散藝人帶來京都的文化藝術,使南豐儺戲趨于成熟。明清兩代,南豐儺進一步完善。清后期,受戲曲影響,“鄉儺”進一步娛樂化,編演了許多新的儺舞節目。新中國成立時,南豐已有儺班上百個,散布于各個鄉鎮之間。現今,南豐有儺班一百零八個,儺舞藝人一千五百余人,位居江西全省之首,不僅保留有古老的儺祭儀式和江西現存最早的上甘村明代儺神廟,還留存了一百二十多個儺舞節目和一百二十多種、兩千多枚儺面具。儺面具非遺文化傳承人張宜祥介紹,這種技藝傳男不傳女。雕刻儺面具需要選材、構思成型、雕刻、打磨、上漆五道工序,立體雕刻過程中最難把握的是刻出面具形象的神韻及喜怒哀樂等情緒。在雕刻選材方面,也非常講究,必須用秋天的香樟木,而不能用春天的。傳承人張宜祥年近七十歲,從事儺面具雕刻長達四十多年,先后帶出二十多個徒弟卻沒收過一分錢學費。

一場精彩的儺舞表演讓我大飽眼福。儀式舞是“驅儺”時跳的舞蹈,舞者奔騰跳躍,舞姿激烈詭黠,氣氛神秘威嚴。娛樂舞節目眾多,內容來自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古典小說和世俗生活。由于流傳年代和師承關系不同,表演風格各異,既有以寫意為主、動作舒展、舞姿優雅、古儺韻味猶存的“文儺”流派,也有以寫實為主、動作強烈、節奏鮮明、融合武術技巧的“武儺”流派。班隊多以自然村落為單位,藝人均為終日在田野里勞作、兩手沾滿泥巴的農民。這些舞者鼓點踩得很準,雖然動作空靈怪異,但一看就知道是悠久古老文化的弘揚傳承。祈禱農業豐收是儺祭儀式的另一個重要目的。南豐儺神西川灌口二郎,原由農神兼水神的李冰父子衍化而來。而儺神廟中又都塑有土地神像,特別是上甘村儺廟的土地神比真人還要高大威武,衣袍腹前畫有“白兔銜桃枝”圖案。兔能多產,桃可避邪,這種象征符號表達了鄉民對谷物豐收和人丁繁衍的衷心祈禱。

今日得見,喜是慶幸。卜辭中有“寇”字,是在室內以殳(古兵器)擊鬼之形。甲骨文中有關“舞”字的記載中有“魃”字,是一人頭戴假面具的形象,說明商代以前就有戴面具驅鬼逐疫的儺祭舞蹈,之后《論語》《呂氏春秋》《周禮》都有記載。《后漢書·禮儀志》中有關儺儀的記敘較詳細。漢代張衡的《東京賦》中描寫了儺儀儺舞的情形。自漢至唐,儺舞都為驅疫鬼的一種祭祀性舞蹈。宋代后,儺舞增加了娛人成分,并逐漸向戲劇化方向發展。儺的生命張揚,主要體現在儺祭儀式中借助神靈的威力,驅除自然災害如旱、澇、火、蟲等和人體災害如瘟疫疾病等。在南豐,儀式舞主要有石郵等地的“驅疫舞”和上甘等地的“搜除舞”。娛樂舞則有近百個傳統節目,風格迥異,內容豐富,抓人眼球,扣人心魄。

進入新時代,南豐儺舞得以迅速發展,儺儀也得到充分保護,為弘揚民族文化,南豐儺舞青春蓬勃再煥發。《儺公儺婆》《劉海戲蟾》《小尼姑下山》《金剛》《財神》《魁星點斗》等傳統劇目精彩詮釋“中國古代舞蹈活化石”的豐富內涵,南豐被國家命名為“儺舞之鄉”當之無愧。經過數千年的白云蒼狗風雨變遷,此地此儺延續著未可完全起底破解的神秘,雖經現代社會浸染,依然樸拙如故,承載著南豐老百姓的樸素心愿、美好追求,不時登上散布于南豐田間地頭的儺舞戲臺,更加鮮活妍媚地跳蕩起來。

文化因傳承而厚重,因交流而多彩。見識曾鞏和儺舞,南豐價值連城的一“文”一“舞”,對于我來說,是一道穿越千年的文化盛宴,是一次美輪美奐的文化享受,更是在暢飲中華文化自信的脈脈源泉活水。

編輯:chenmo
双色球红球第5位尾数走势图